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臺北電臺

最新消息

【崔張自稱俠+管萬敵遇壯士】

《崔張自稱俠》
進士崔涯、張祜下第後多游江淮,常嗜酒侮諺時輩,或乘飲興即自稱豪俠。二子好尚既同,相與甚洽。崔因醉作俠士詩云:太行嶺上三尺雪,崔涯袖中三尺鐵;一朝若遇有心人,出門便與妻兒別。由是往往播在人口:“崔張真俠士也。”以此人多設酒饌待之,得以互相推許。
一旦,張以詩上牢盆使,出其子授漕渠小職,得堰,俗號冬瓜。張二子:一椿兒,一桂子。有詩曰:“椿兒繞樹春園裡,桂子尋花夜月中。”人或戲之曰:“賢郎不宜作此等職。”張曰:“冬瓜合出枯子。”戲者相與大哂。
後歲余,薄有資力。一夕,有非常人,裝飾甚武,腰劍,手囊貯一物,流血於外。入門謂曰:“此非張俠士居也?”曰:“然。”張揖客甚謹。既坐,客曰:“有一仇人,十年莫得,今夜獲之,喜不可言。”指其囊曰:“此其首也。”問張曰:“有酒否?”張命酒飲之。客曰:“此去三數里,有一義士,余欲報之,則平生恩仇畢矣。聞公氣義,可假余十萬緡,立欲酬之,是余願矣!此後赴湯蹈火,為狗為雞,無所憚。”張且不吝,深喜其說,乃傾囊燭下,籌其縑素中品之物,量而與之。客曰:“快哉,無所恨也!”乃留囊首而去,期以卻回。
及期不至,五鼓絶聲,東曦既駕,沓無蹤跡。張慮以囊首彰露,且非己為,客既不來,計將安出?”遣家人將欲埋之,開囊出之,乃豕首遍也。因方悟之而嘆曰:“虛其名,無其實,而見欺之若是,可不戒歟!”豪俠之氣自此而喪矣。
 
《管萬敵遇壯士》
會昌中,左軍壯士管萬敵富有膂力,扛鼎挾輈,眾所推伏。一日,與儕輩會于東市酒肆,忽有麻衣張蓋者,直入其座,引觥而飲,傍若無人。萬敵振腕瞋目,略無所憚。同席恃勇之輩,共為推挽,竟不微動,而觀者漸眾。乃言曰:「某與管供奉較力以定強弱,先請供奉拳某三拳,後乞搭供奉一搭。」遂袒膊抱樓柱而立。萬敵怒其輕已,欲令殞於手下,盡力拳之,如扣木石,觀者咸見樓柱與屋宇俱震,其人略不微動。旣而笑曰:「到某搭供奉矣!」於是奮臂而起,掌大如箕,高及丈餘,屹屹而下。前後有力之輩方甚恐慄,知非常人。眾擁萬敵謝而去之。俄失所在。萬敵寢瘵月餘,力遂消減。
 
---「本節目與IC之音竹科廣播聯合製播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