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古典新晴【閱微草堂筆記-祆教傳入中原】

【閱微草堂筆記-祆教傳入中原】

明天啟中,西洋人艾儒略作《西學》,凡一卷。言其國建學育才之法,几分六科:勒鐸理加者,文科也;斐錄所費啞者,理科也;默弟濟納者,醫科也;勒斯義者,法科也;加諾溺斯者,教科也;陡祿日亞者,道科也。其教授各有次第,大抵從文入理,而理為之綱。文科如中國之小學,理科如中國之大學,醫科、法科、教科皆其事業,道科則彼法中所謂盡性至命之極也。其致力亦以格物窮理為要,以明體達用為功,與儒學次序略似;特所格之物皆器數之末,所窮之理又支離怪誕而不可估,是所以為異學耳。末附《唐碑》一篇,明其教之久入中國。碑稱貞觀十二年,大秦國阿羅木遠將經像來獻,即於義寧坊敕造大秦寺一所,度僧二十一人云云。考《西溪叢語》,貞觀五年,有傳法穆護何祿,將祆教詣闕奏聞。敕令長安崇化坊立祆寺,號大秦寺,又名波斯寺。至天寶四年七月,敕波斯經教,出自大秦,傳習而來,久行中國。爰初建寺,因以為名;將以示人,必循其本,其兩京波斯寺,並宜改為大秦寺。天下諸州縣有者準此。《冊府元龜》載,開元七年,吐火羅鬼王上表獻解天文人大慕闍,智慧幽深,問無不知。伏乞天恩喚取問諸教法,知其人有如此之藝能;請置一法堂,依本教供養。段成式《酉陽雜俎》載,孝億國界三千餘里,舉俗事祆,不識佛法。有祆祠三千餘所。又載德建國烏滸河中有火祆祠,相傳其神本自波斯國來。祠內無像,於大屋下作小廬舍向西,人向東禮神。有一銅馬,國人言自天而下。據此數說,則西洋人即所謂波斯,天主即所謂祆神,中國具有紀載,不但此碑也。又杜預注《左傳》次睢之社曰:「睢受汴,東經陳留,是譙彭城入泗。此水次有祆神,皆社祠之。」顧野王《玉篇》亦有祆字,音阿憐切,註為祅神。徐鉉據以增入《說文》。宋敏求《東京記》載寧遠坊有祆神廟,注曰:「《四夷朝貢圖》云:『康國有神名祆畢,國有火祆祠,或傳石勒時立此。』」是祆教其來已久,亦不始于唐。岳珂《桯史》記番禹海獠,其最豪者號白番人,本占城之貴人,留中國以通往來之貨,屋室侈靡踰制。性尚鬼而好潔,平居終日,相与膜拜析福。有堂焉以祀,如中國之佛,而實無像設,稱為聱牙。亦莫能曉,竟不知為何神。有碑高袤數丈,上皆刻異書如篆籀,是為像主,拜者皆向之。是祆教至宋之末年,尚由賈舶達廣州。而利瑪竇之初來,乃詫為亙古未有。艾儒略既援唐碑以自證,其為祆教更無疑義。乃當時無一人援據古事,以決源流。蓋明自萬歷以後,儒者早年攻八比,晚年講心學,即盡一生之能事,故證實之學全荒也。


---「本節目與IC之音竹科廣播聯合製播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