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臺北電臺

最新消息

【閱微草堂筆記:生死相隨】

有遊士以書畫自給,在京師納一妾,甚愛之。或遇宴會,必袖果餌以貽,妾亦甚相得。無何病革,語妾曰:「吾無家,汝無歸;吾無親屬,汝無依;吾以筆墨為活,吾死,汝琵琶別抱,勢也,亦理也。吾無遺債累汝,汝亦無父母兄弟掣肘,得行己志。可勿受錙銖聘金,但與約,歲時許汝祭我墓,則吾無恨矣。」妾泣受教,納之者亦如約,又甚愛之。然妾恒鬱鬱憶舊恩,夜必夢故夫同枕席,睡中或妮妮囈語。夫覺之,密延術士鎮以符籙,夢語止而病漸作,馴至綿惙。臨歿,以額叩枕曰:「故人情重,實不能忘,君所深知,妾亦不諱。昨夜又見夢曰:『久被驅遣,今得再來,汝病如是,何不同歸?』已諾之矣。能邀格外之惠,還妾尸於彼墓,當生生世世,結草銜環。不情之請,惟君圖之。」語訖奄然。夫亦豪士,慨然曰:「魂已往矣,留此遺蛻何為?楊越公能合樂昌之鏡,吾不能合之泉下乎!」竟如所請。此雍正甲寅乙卯間事。余時年十一二,聞人述之,而忘其姓名。余謂:「再嫁,負故夫也;嫁而有二心,負後夫也。此婦進退無據焉。」何子山先生亦曰:「憶而死,何如殉而死乎?」何勵庵先生則曰:「《春秋》責備賢者,未可以士大夫之義,律兒女子,哀其遇可也,憫其志可也。」
 
 
---「本節目與IC之音竹科廣播聯合製播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