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臺北電臺

最新消息

【枕中記2+馮燕傳】

數年,帝知冤,複追為中書令,封燕國公,恩旨殊異。生子:曰儉、曰傳、曰位,曰倜、曰倚,皆有才器。 儉進士登第,為考功員,傳為侍禦史,位為太常丞,倜為萬年尉,倚最賢,年二十八,為左襄,其姻媾皆天下望族。有孫十餘人。
兩竄荒徼,再登臺鉉,出入中外,徊翔臺閣,五十餘年,崇盛赫奕。性頗奢蕩,甚好佚樂,後庭聲色,皆第一綺麗,前後賜良田、甲第、佳人、名馬,不可勝數。
後年漸衰邁,屢乞骸骨,不許。病,中人候問,相踵於道,名醫上藥,無不至焉。將歿,上疏曰:「臣本山東諸生,以田圃為娛。偶逢聖運,得列官敘。過蒙殊獎,特秩鴻私,出擁節旌,入升臺輔,周旋內外,錦歷歲時。有忝天恩,無裨聖化。負乘貽寇,履薄增憂,日懼一日,不知老至。今年逾八十,位極三事,鐘漏並歇,筋骸俱耄,彌留沈頓,待時益盡,顧無成效,上答休明,空負深恩,永辭聖代。無任感戀之至。謹奉表陳謝。」詔曰:「卿以俊德,作朕元輔,出擁藩翰,入贊雍熙。昇平二紀,實卿所賴,比嬰疾疹,日謂痊平。豈斯沈痼,良用憫惻。今令驃騎大將軍高力士就第候省,其勉加針石,為予自愛,猶冀無妄,期於有瘳。」是夕薨。
盧生欠伸而悟,見其身方偃於邸舍,呂翁坐其傍,主人蒸黍未熟,觸類如故。生蹶然而興,曰:「豈其夢寐也?」翁謂生曰:「人生之適,亦如是矣。」生憮然良久,謝曰:「夫寵辱之道,窮達之運,得喪之理,死生之情,盡知之矣。 此先生所以窒吾欲也。敢不受教!」稽首再拜而去。
 
 
馮燕傳原文
馮燕者,魏豪人。祖、父無聞名。燕少以意氣任,專為擊球鬥雞戲,魏市有爭財鬥者,燕聞之,往搏殺不平,遂沈匿田間。官捕急,遂亡滑,益與滑軍中少年雞球相得。時相國賈公躭在滑,能燕才,留屬中軍。他日,出行裏中,見戶傍婦人翳袖而望者,色甚冶。使人熟其意,遂室之。其夫滑將張嬰者也,嬰聞其故,累毆妻。妻黨皆怨望嬰。會嬰從其類飲,燕伺得間,複偃寢中,拒寢戶。嬰還,妻開戶納嬰,以裾蔽燕,燕卑脊步就蔽,轉匿戶扇後,而巾墮枕下,與佩刀近。嬰醉且暝,燕指巾,令其妻取。妻取刀授燕,燕熟視,斷其妻頸,遂持巾去。明旦,嬰起,見妻毀死,愕然,欲出自白。嬰鄰以為真嬰殺,留縛之,趣告妻黨。皆來,曰: 「常嫉毆吾女,乃誣以過失。今複賊殺之矣。安得他殺事?即其他殺,而安得獨存耶!」共持嬰,且百餘笞,遂不能言。官家收係殺人罪,莫有辨者,強伏其辜。司法官小吏持樸者數十人,將嬰就市,看者圍麵千餘人。有一人排看者來呼曰:「且無令不辜者死,吾竊其妻而又殺之,當係我。」吏執自言人,乃燕也。司法官與俱見賈公,盡以狀對。賈公以狀聞,請歸其印以贖燕死。上誼之,下詔凡滑城死罪皆免。亞之曰:予尚太史言,而又好敘誼事。其賓黨耳目之所聞見,而為予道。元和中,外郎劉元鼎語予,貞元中有馮燕事,得傳焉。嗚呼!淫惑之心,有甚水火,可不畏哉!然而燕殺不誼,白不辜,真古豪矣。
 
---「本節目與IC之音竹科廣播聯合製播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