臺北廣播電臺logo

瀏覽人次: 6298305

推薦連結

:::
現在位置首頁 > 公告資訊 > 最新消息

【沈小官一鳥害七命-4】

  • 單位:臺北廣播電臺
  • 張貼日:2017/11/2

【沈小官一鳥害七命-4】
當時眾人灌湯,救得甦醒。哭道:「我兒日常不聽好人之言,今日死無葬身之地。我的少年的兒,死得好苦!誰想我老來無靠!」說了又哭,哭了又說,茶飯不吃。丈夫再三苦勸,只得勉強。過了半月,並無消息。沈昱夫妻二人商議:「兒子平昔不依教訓,致有今日禍事,吃人殺了,沒捉獲處,也只得沒奈何,但得全屍也好。不若寫個帖子,告稟四方之人,倘得見頭,全了屍首,待後又作計較。」二人商議已定,連忙便寫了幾張帖子,滿城去貼。上寫:「告知四方君子:如有尋獲得沈秀頭者,情願賞錢一千貫;捉得兇身者,願賞錢二千貫。」將此情告知本府,本府亦限捕人尋獲,亦出告示道:「如有人尋得沈秀頭者,官給賞錢五百貫;如捉獲兇身者,賞錢一千貫。」告示一出,滿城哄動。不題。
  且說南高峰腳下,有一個極貧老兒,姓黃,渾名叫做黃老狗。一生為人魯拙,擡轎營生。老來雙目不明,止靠兩個兒子度日。大的叫做大保,小的叫做小保。父子三人,正是衣不遮身,食不充口,巴巴急急,口食不敷。一日,黃老狗叫大保、小保到來,「我聽得人說,甚麼財主沈秀吃人殺了,沒尋頭處。今出賞錢,說有人尋得頭者,本家賞錢一千貫,本府又給賞五百貫。我今叫你兩個,別無話說。我今左右老了,又無用處,又不看見,又沒趁錢。做我著,教你兩個發跡快活!你兩個今夜將我的頭割了,埋在西湖水邊。過了數日,待沒了認色,卻將去本府告賞,共得一千五百貫錢,卻強似今日在此受苦。此計大妙,不宜遲;倘被別人先做了,空折了性命。」只因這老狗失志,說了這幾句言語;況兼兩個兒子,又是愚蠢之人,不省法度的。正是:
    口是禍之門,舌是斬身刀;閉口深藏舌,安身處處牢。
當時兩個出到外面商議。小保道:「我爺設這一計,大妙!便是做主將元帥,也沒這計策。好便好了,只是可惜沒了一個爺。」大保做人又狠又獃,道:「看他左右只在早晚要死,不若趁這機會殺了,去山下掘個坑埋了,又無蹤跡,那裡查考?這個叫做『趁湯推』,又喚做『一抹光』。天理人心,又不是我們逼他,他自叫我們如此如此。」小保道:「好倒好,只除等睡熟了,方可動手。」
  二人計較已定,卻去東奔西走,賒得兩瓶酒來。父子三人吃得大醉,東倒西歪。一覺直到三更,兩人爬將起來,看那老子正齁齁睡著。大保去灶前摸了一把廚刀,去爺的項上一勒,早把這顆頭割下了。連忙將破衣包了,放在牀邊。便去山腳下掘個深坑,扛去埋了。也不等天明,將頭去南屏山藕花居湖邊淺水處埋了。

---「本節目與IC之音竹科廣播聯合製播」

  • 點閱: 26
  • 資料更新: 2017/11/2 14:48
  • 資料檢視: 2017/11/2 14:48

  • 資料維護: 臺北廣播電臺